• 刘世贵

    刘世贵

    他总是太狂妄,太执着于真实

    他追求精致、洗炼的造型达到极致。不只是建筑本身,其它如对美术品的安放、收藏环境等,他都下了相当的功夫。

  • 周昌德

    周昌德

    就我自己而言,最不喜欢的是“死板”的空间,就是空间的功能已经被完全限定死了,只能照着这样用。我想一个可以被创造性使用的空间,才最适合人。所有空间设计之初,就应该体现出它的“模糊